玉吹砂

玉夜沙河渡,风吹几万重。

关于暴雨心奴的一点感想

之前在晋江给一个作者大大的留言,整理整理发出来了。说真的,第一次因为一个角色哭的这么惨,哪怕之后出了一堆喜欢的角色,心奴都一直是我的本命。
【说到本命,其实我的本命是暴雨心奴。。不是因为病娇,其实我不觉得他算典型的病娇,对于他,我最深的印象是:明知求而不得却无法放下的绝望。
心之所钟,饮鸩何妨。
自幼失母,饱受心阙之症的折磨,父亲从不明说的溺爱,无人开导,遇见九千胜时的悸动,努力想要追上心中身影,却发现对方身边从来不存在自己的位置的愤怒嫉妒与绝望,然后怀着这种心情被关入圈雨井与长达几百年的黑暗为伍。。尤其是最后一点,是条狗心理都得出问题吧,更别说是暴雨这个先天缺爱的小混蛋,我算过,那时他才二十出头,放到咱们现代恐怕大学还没毕业。。尤其霹雳世界观还那么凶残。
就按照霏霏小时候将无家可归的黄羽客捡回家来看,他曾经是个偏执但不坏的孩子。
因为心疾,所有人都在溺爱他,却从未有人开导他。把他关在圈雨井不是为了让他反省,而是他命格特殊杀不死他。
他就是一个,求不得求不得求不得,却又不能放下的人。圈雨井几百年的黑暗时光,只有绮罗耳能给他安慰,放下了九千胜,他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其实,如果仔细看,暴雨是个很让人心酸的角色。
当初琅华宴上,九千胜不过好奇的问了一句暴雨的武学传承,暴雨立马就把九千胜约在竞花亭把自己的武学全盘托出,他的武学完全是自己领悟而来,九千胜夸他有天赋的时候,他还不好意思的别过头笑了一下,像个得到偶像夸奖的小孩子。然后最光阴一来,九千胜连理由都没问立马向暴雨告辞离开……大大你明白暴雨为啥那么讨厌最光阴了吗?因为最光阴占据的,正是他从小憧憬的、却一直求而不得的位置。
然后为了对付圣魔元史,鷇音子非常准确的抓住了暴雨的心理,一句你不想和九千胜并肩作战吗就让暴雨立马选择和正道合作,九千胜让他对付圣魔元史大脑里那两个护卫他特别兴奋的回了一句“小生得令。”就冲了上去。
我。。心酸啊。。
正反两道那么多人都看出来暴雨对九千胜(绮罗生)的感情有多不同,饮岁还反问过绮罗生:你真的觉得暴雨对你的感情仅仅只是恨吗?
暴雨还对绮罗生说过:九千胜大人,莫要依仗吾爱你,就肆意挑战我的杀心。
爱!明晃晃的说出来了啊,结果绮罗生偏偏一根筋的认为暴雨真的特别特别恨他【差点哭出来】
不知道大大有没有看到这个剧情:暴雨杀了路上的两个作恶多端的妖道角,因为他们触犯了他的两个原则:杀血亲、奸|淫|妇女。
再联系上暴雨答应和正道合作灭圣魔元史之后去找杜舞雩,说我亲爱的叔叔,你知道吗,我曾经想当个英雄。
各种剧情联系一下,我只想说,世事如棋啊。。。
要是有人能在最合适的时机开导一下暴雨,恐怕他也会是一个惊才绝艳的正道栋梁吧。。
我都能想象到,曾经挑战刀神九千胜的他,有多意气风发。。。
像月之熙所说,上天是一名二流的工匠,他所创造的命运,总是充满缺陷。
一个缺陷,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。
暴雨心奴,心的奴隶,唉。  】

评论(7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