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吹砂

玉夜沙河渡,风吹几万重。

光是多么美好的存在。
我相信,没有人会一开始就厌恶它。
浓到深沉的墨,可以伴着微醺的阳光一起研磨出,
或缀上点点星光。
樱花娇艳如吸吮着鲜血,
可一旦被阳光穿透,
哪怕是尸山血海,依旧可以美如童话。
那未名的山谷中、村镇上,
少女的裙角兜起洁白的花、晶莹的露,
那是曾经绽放于枝头的栀子。
光晕中,少女笑靥如花——
簪着栀子花新鲜的尸体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