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吹砂

玉夜沙河渡,风吹几万重。

十年之约如此刻骨铭心,盗墓也早就成了刻在骨血里的一部分。这份情感连时间也无法迷离,连岁月也无法消磨。总是觉得那些人如此鲜活生动,觉得他们本就真实存在,生活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。
【此时正是漫漫长夜,大家,好梦。】

评论